再看看自己这双腿,已经被那个傲慢的女大夫医治了近一个月,依旧仍无起色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94
  • 来源:性福加油站_色狗网站_未满18周岁禁止视频禁止入内

  再看看自己这双腿,已经被那个傲慢的女大夫医治了近一个月,依旧仍无起色。使他那颗冷然的心也变得更冰寒了。

  傅灏唇畔挑起一朵自嘲的冷笑,他是怎幺了?怎幺真以为那个女人能治好他的脚伤呢?

  可是他似乎就暗藏着一份冀望,希望他的双腿真能出现奇迹,若能恢复从前,他发誓定要杀去石莲岛,把杨小婵那个恶劣的女人抓到手,将她施于在他身上的折磨,加倍送还给她。

  说的难听点,他的心早已被对她的愤恨与心痛给粉碎了……

  也因此他发誓不再相信女人,尤其是美若妖姬:心如毒蝎的女人──

  但是,听说因他受伤的缘故,皇阿玛竟然打消了剿灭他们的念头,不仅把派出去的锦衣卫都调了回来,还撤下对他们继续进攻的策略,这些都让傅灏难以忍受,若非他不方便,早就冲进金銮殿找皇阿玛彻底长谈一番。

  就在这时候,不知他心情正陷入困惑与挣扎中的于霜,己端着药盘走进屋理。

  「敷药的时间到了,麻烦你躺回炕上。」于霜面无表情地说。

  自那日起,至今近三十天里,她都是以这副脸孔面对他,因为,她发现唯有如此才能躲过傅灏不善的攻击和恶劣的言语。

  而他似乎也懂得她的心态,并未刻意刁难她,两人也一直相安无事着。

  「咦!妳这是什幺态度?何必端个二五八万的姿态呢?」在傅灏无信的俊脸上逸出一抹冷笑,看着于霜那张与杨小婵同样妹媚绝色的容颜,他强力压制的一股气焰便再也遏制不住地冲上来!

  「又是个表里不一的恶魔女!」他重阵了一声。

  于霜眉一凝,但懒得和他计较,「请你躺回炕上,我要为你数药了。今天还得多加针一项,时间会拖长一些,我不想耗在这里太久,请你配合我。」

  她的语气淡然,弯弯的眼帘低覆,似乎没将他的怒潮放在心上。

  「如果我偏要耽误妳的时间呢?」他嗤冷一笑,脸庞翳上一层戏谑。

  「你!」于霜睁大水眸,定定地望着他,不解他怎幺又回到当初那种玩世不恭的模样?

  算了,她若问了,他也不会告诉她,说不定还会得到更多的侮辱。

  「看样子你心情不好,我晚点再来。」她无意与他争辩,由案上捧起药盘,又打算走出房门。

  「妳给我站住!」

  他的眼神锋利似箭,魔魅般的脸庞缓缓扬起一道恶魔般的笑容。「前些日子我是为了试验妳的医术,所以不想与妳争辩,但我这幺做可不表示能容忍妳对我不敬。毕竟我贵为十一阿哥,妳见了我是不是该跪地请安?」

  没措,他就是心情不好,恶劣到连她不理睬他都不行!

  今天他非得试试让这个悍女屈膝跪在他面前,是什幺滋味?

  「你……你以前没有这样的要求……」她顿时不知如何是好,胸口产生了一种闷疼的感觉。

  「放肆──」傅灏锐眸一闪,勾魅人心的目光揉入玩味的讽意,「照妳这幺说,是我过去太目无法纪,养成妳这种没大没小的习惯了?」

猜你喜欢

他对我说起话来总带着股暧昧,感觉上是蓄意的

他对我说起话来总带着股暧昧,感觉上是蓄意的。我怕自己会招架不住,更控制不了自己的心,所以递了辞呈,可是昨晚……他居然跑来找我,骂我为何要离辞,甚至还……”孟含琳捂着脸,尽管是无

2020-03-05

嗯嗯,多了二十二万,请你吃顿便宜的那不算什么。”她撇撇嘴。

嗯嗯,多了二十二万,请你吃顿便宜的那不算什么。”她撇撇嘴。“你好像很容易满足。”他眯起眸说。“什么意思?”她不懂地锁起眉宇,当看见他直望着自己快空的碗时,她才恍然大悟,“你是指

2020-03-05

还是回去吧!七阿哥、五阿哥,帮个忙和我一块儿把他抬回宫

还是回去吧!七阿哥、五阿哥,帮个忙和我一块儿把他抬回宫。」呈祥顺手招来正在邻桌饮酒作乐的两位阿哥。也就如此,傅灏被打鸭子上架地送回洞房,呈祥还恶作剧地将房门反锁了起来,气得傅灏

2020-03-05

再看看自己这双腿,已经被那个傲慢的女大夫医治了近一个月,依旧仍无起色

再看看自己这双腿,已经被那个傲慢的女大夫医治了近一个月,依旧仍无起色。使他那颗冷然的心也变得更冰寒了。傅灏唇畔挑起一朵自嘲的冷笑,他是怎幺了?怎幺真以为那个女人能治好他的脚伤呢

2020-03-05

梅亚在半夜清醒了,醒来后身边并无他人,但她唯一确信的是

梅亚在半夜清醒了,醒来后身边并无他人,但她唯一确信的是,这里正是迪南的寝宫,因为她太熟悉了!只是,为何她会在这儿?“咳……”她的胸口好疼,她是怎么了?突然,她想起自己拿着利刃自

2020-03-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