梅亚在半夜清醒了,醒来后身边并无他人,但她唯一确信的是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47
  • 来源:性福加油站_色狗网站_未满18周岁禁止视频禁止入内

  梅亚在半夜清醒了,醒来后身边并无他人,但她唯一确信的是,这里正是迪南的寝宫,因为她太熟悉了!只是,为何她会在这儿?

  “咳……”她的胸口好疼,她是怎么了?

  突然,她想起自己拿着利刃自戕的一幕——只为能博得他的一点信任。想不到她竟然没死,那他呢?他是否信了她的话?

  “你终于醒了?”这时,妮娜正好从内室端了盆水出来,见梅亚清醒了,立即笑开了嘴。

  “妮娜……”梅亚轻轻地唤了一声。

  “别说话,你伤得不轻,虽然没伤到内脏,也去了半条命了。”妮娜拧了条毛巾走向她,为她拭了拭小脸及双臂,忍不住又说:“你这孩子还真傻,这种事怎么能随便做,插进你胸口的刀子,就只差一点点就进了心脏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见妮娜对自己这么好,梅亚忍不住鼻头一酸。

  “别哭别哭,这样对身子不好。”她点了一下梅亚的鼻尖,笑说。

  “殿……殿下呢?”死里逃生,她竟是这么想他。

  “我也不清楚,不过,他可是在你的身边陪了你一夜啊!可能就快回来了。”妮娜将毛巾丢进水盆,“饿了吧?我去帮你准备点吃的?”

  “我还好。”这句话才出口,梅亚的肚子便发出难堪的叫声,令她难为情极了!

  妮娜偷偷窃笑,“别对我客气,我去去就来。”说着,她便端起水盆走出迪南的寝宫。

  刹那间,屋内又变得静悄悄的,梅亚自觉躺着无趣,正想起身坐一坐的同时,迪南已进入房内,看见的就是她挣扎起身的情况。

  “你不想活了吗?”他眸光倏地冷沉,对着他低声一吼。

  当他瞧见一股鲜血由她的胸口喷出,当时他有多痛心、多害怕!所幸刺得不深,否则,现在她绝没有力气在那儿做出让他气绝的傻举动。

  梅亚一惊,停止挣扎,只好又乖乖躺下。

  “我……我怎么还在这儿?”她气若游丝地问。

  “你以为死在我面前,我就会为你哀悼吗?傻瓜!”迪南手拿着一块不知是什么的东西,目光如炬地走向她。

  “我没有要你为我——”

  “住口。”他坐在她身侧,开始动手解她身上睡衣的钮扣。

  “你想干嘛?”她惊慌地看着他,想抽身,但伤口却痛得难以忍受,就连双手也举不起来。

  “你给我安分一点儿。”迪南粗鲁地压住她,“你现在这副病恹恹的模样让我倒尽胃口,你大可放心,我才懒得碰你。”

  她终于停止妄动,丽容中浮现一丝凄然的神色。

  “怎么?说不碰你,你似乎挺失望的?”他的嘴角凝着笑,已将她的上衣完全剥开。

  她这才发现她睡衣内竟空无一物!

  “你!”她立即举手掩胸,却不经意地碰触到伤口,疼得她的眉全皱了起来。

猜你喜欢

他对我说起话来总带着股暧昧,感觉上是蓄意的

他对我说起话来总带着股暧昧,感觉上是蓄意的。我怕自己会招架不住,更控制不了自己的心,所以递了辞呈,可是昨晚……他居然跑来找我,骂我为何要离辞,甚至还……”孟含琳捂着脸,尽管是无

2020-03-05

嗯嗯,多了二十二万,请你吃顿便宜的那不算什么。”她撇撇嘴。

嗯嗯,多了二十二万,请你吃顿便宜的那不算什么。”她撇撇嘴。“你好像很容易满足。”他眯起眸说。“什么意思?”她不懂地锁起眉宇,当看见他直望着自己快空的碗时,她才恍然大悟,“你是指

2020-03-05

还是回去吧!七阿哥、五阿哥,帮个忙和我一块儿把他抬回宫

还是回去吧!七阿哥、五阿哥,帮个忙和我一块儿把他抬回宫。」呈祥顺手招来正在邻桌饮酒作乐的两位阿哥。也就如此,傅灏被打鸭子上架地送回洞房,呈祥还恶作剧地将房门反锁了起来,气得傅灏

2020-03-05

再看看自己这双腿,已经被那个傲慢的女大夫医治了近一个月,依旧仍无起色

再看看自己这双腿,已经被那个傲慢的女大夫医治了近一个月,依旧仍无起色。使他那颗冷然的心也变得更冰寒了。傅灏唇畔挑起一朵自嘲的冷笑,他是怎幺了?怎幺真以为那个女人能治好他的脚伤呢

2020-03-05

梅亚在半夜清醒了,醒来后身边并无他人,但她唯一确信的是

梅亚在半夜清醒了,醒来后身边并无他人,但她唯一确信的是,这里正是迪南的寝宫,因为她太熟悉了!只是,为何她会在这儿?“咳……”她的胸口好疼,她是怎么了?突然,她想起自己拿着利刃自

2020-03-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