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是回去吧!七阿哥、五阿哥,帮个忙和我一块儿把他抬回宫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69
  • 来源:性福加油站_色狗网站_未满18周岁禁止视频禁止入内

  还是回去吧!七阿哥、五阿哥,帮个忙和我一块儿把他抬回宫。」呈祥顺手招来正在邻桌饮酒作乐的两位阿哥。也就如此,傅灏被打鸭子上架地送回洞房,呈祥还恶作剧地将房门反锁了起来,气得傅灏暴跳如牛般直踢着门板。

  直到踢累了,他也酒醒大半,这才瞄见仍端坐在床边的新娘子,一股懊恼、头疼的感觉又袭上脑际,让他不知该如何启口。

  但他也不能对人家不理不睬,她毕竟是无辜的……

  「有……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让妳知道,我不能娶妳……虽已拜过了堂,但我也无法与妳圆房。」

  他下定决心了,无论是死罪是活罪,他定要去傅澐的宫内将于霜抢回来。

  新娘子仍不动声色地坐在那儿,让他根本猜不出她做何想法?

  「妳到底听懂没?我的意思是我不爱妳,不想害了妳一生,最好妳自个儿去和老佛爷说,免得过了今晚让人误解就一切迟了。」他气她傻得像根木头,听了他的话居然不哭又不闹?

  但她依旧端坐在那儿,连大气也没抽一下,让傅灏误以为她睡着了。

  「妳……好!妳无所谓是不是?但我不能让我的女人躺在别的男人怀里,妳好自为之,要走要留都随妳,我非得去劫她回来不可。」

  正当傅灏打算撞开门板冲出去,突地床上的新娘开口了,「灏,你就那么讨厌我,不要我了?」

  他顿住动作,霎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!

  「若果真如此,那你走吧!」床上的可人儿轻叹了一口气,幽然道。

  「霜儿!」傅灏赫然转身,瞪着眼前那个一身霞破凤冠的新娘子,呼吸渐渐变为急促!

  新娘不作声,等着他来为她娶下锦帕。

  傅灏迅速拿起银秤撩起红锦帕,迫不及待地端起她的小脸。

  「真的是妳──」他深深的倒抽了一口气,脸上迅速涌上错纵复杂的神情。「怎么会这样?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」

  「你是开心还是懊恼?」于霜柔媚的一笑。

  「我当然开心啊!只是……天,难道是老佛爷她老人家在耍我?」迷雾逐渐散去,真相也一点点浮出台面。

  她掩嘴低笑,点了点头。

  「那么妳呢?也加入了戏弄我的行列?」他的唇抿成一字型,炯炯黑瞳闪亮如炬。

  「我……」她屏息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
  她的迟疑无疑是告诉他,她也参与其中,这个结果让他更为难受!「妳知不知道这些日子我是怎么捱的?」

  于霜丹红的唇轻颤了一下,「我知道。」

  「那妳怎么还忍心这么对我?」傅灏一双剑眉不怒而威,与生俱来的气势压得她有话也说不出。

  被他扣上了个莫须有的罪名,她委屈地掉下了泪。

  「妳──」见了她的泪,他完全没辙了,「是我有怨,妳哭什么?」

  「你好凶……」她吶吶地说:「才掀起头盖,你就一直数落我的不是,如果不喜欢看见我,那我走就是了。」

  于霜也使出撒手,忿忿不平地就要离开。

  「不准!谁准许妳离开了?」他被她的行动给骇住了,连忙挡住她的去路,将她紧锁在臂弯中,「妳不能走,这一辈子都不能离开我的视线。」

猜你喜欢

他对我说起话来总带着股暧昧,感觉上是蓄意的

他对我说起话来总带着股暧昧,感觉上是蓄意的。我怕自己会招架不住,更控制不了自己的心,所以递了辞呈,可是昨晚……他居然跑来找我,骂我为何要离辞,甚至还……”孟含琳捂着脸,尽管是无

2020-03-05

嗯嗯,多了二十二万,请你吃顿便宜的那不算什么。”她撇撇嘴。

嗯嗯,多了二十二万,请你吃顿便宜的那不算什么。”她撇撇嘴。“你好像很容易满足。”他眯起眸说。“什么意思?”她不懂地锁起眉宇,当看见他直望着自己快空的碗时,她才恍然大悟,“你是指

2020-03-05

还是回去吧!七阿哥、五阿哥,帮个忙和我一块儿把他抬回宫

还是回去吧!七阿哥、五阿哥,帮个忙和我一块儿把他抬回宫。」呈祥顺手招来正在邻桌饮酒作乐的两位阿哥。也就如此,傅灏被打鸭子上架地送回洞房,呈祥还恶作剧地将房门反锁了起来,气得傅灏

2020-03-05

再看看自己这双腿,已经被那个傲慢的女大夫医治了近一个月,依旧仍无起色

再看看自己这双腿,已经被那个傲慢的女大夫医治了近一个月,依旧仍无起色。使他那颗冷然的心也变得更冰寒了。傅灏唇畔挑起一朵自嘲的冷笑,他是怎幺了?怎幺真以为那个女人能治好他的脚伤呢

2020-03-05

梅亚在半夜清醒了,醒来后身边并无他人,但她唯一确信的是

梅亚在半夜清醒了,醒来后身边并无他人,但她唯一确信的是,这里正是迪南的寝宫,因为她太熟悉了!只是,为何她会在这儿?“咳……”她的胸口好疼,她是怎么了?突然,她想起自己拿着利刃自

2020-03-05